大明文学 > 穿越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一百二十一章、国际政治外交
    关键时刻,沙皇政府的官僚们难得高效率了一回。

    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后果的严重性,要是这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早就在官僚集团的内部斗争中被淘汰了。

    武器弹药需求量这么大,显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拿出来的,必须要下订单生产。即便是弗朗茨有所准备,也不可能囤积几百门巨炮和几万吨炮弹,在那里放着。

    万一俄国人要是不买了,他能够把这些军火卖给谁?

    奥地利陆军用不上这些移动不方便的大家伙,海军是穷鬼,根本就没钱采购这么多火炮,况且海防也不需要这么多火炮。

    做出了决定过后,沙皇政府立即派人向奥地利下订单,遗憾的是巨炮产能不够。

    由于平常时期奥地利陆军最多采购6磅、12磅火炮,这些是最常用的现役装备,24磅野战火炮装备的都很少。这个年代海军巡洋舰大都是24磅炮,主力舰也就装备48磅炮。

    现在也进攻君士坦丁堡的要塞工事,这些火炮的威力显然是不够用的。俄国人需要那都是68磅以上的重炮,显然这种炮大都是作为岸炮使用,实际需求量很少。

    (备注这个年代火炮口径误差比较大,同款同批的火炮误差几毫米是常有的事情;同款火炮,不同兵工厂生产出来的,口径误差可能高达十几毫米。用口径计量火炮的大小就不合时宜了。)

    这些重炮不但是攻城利器,就算是对英法军舰都足以造成致命威胁,显然俄国人是想要改变目前被动挨打的窘迫局面。

    市场需求小,军工企业开设的生产线自然就少了,很多兵工厂都只是拥有生产大型火炮的能力,要拿到订单过后才会开生产线,这都需要时间。

    产能不够?没有关系,俄奥不是盟友么?弗朗茨可是热心人,现役装备也是可以卖的,只要奥地利军队有的,随便挑好了。

    后膛炮时代马上就要降临了,这些火炮马上就要被淘汰,现在就当提前换装了。

    旧货?你可以不买啊,等几个月过后就有新货了。

    显然沙皇政府等不起,前线的俄军更加等不起。甭管什么旧货不旧货了,能够正常使用就行了,大不了让奥地利人售后维修服务。

    就连奥地利海军的订单的火炮,都被俄国人给截胡了,反正短时间内海军没有仗打,为了俄奥友谊还是优先满足盟友吧!

    事实证明,任何计划都是理想状态的。拖了两个多月时间,奥地利才凑出了一百五十多门巨炮,剩下的都只能用24磅炮和48磅炮凑数了。

    火炮拿到手了,并意味着马上就可以进攻了。从奥地利经多瑙河流运送到保加利亚容易,后面要运送到前线就麻烦大了。

    动则几十吨、上百吨的大家伙,运输起来可是相当的麻烦。本来这些火炮都是做岸炮用的,只要威力足够大,重一点儿、个头大一点儿都无所谓,现在运输起来自然麻烦了。

    火炮没有到位,缅什可夫放缓了前线的攻势,他也不想让俄军白白的送死,灰色牲口不值钱,可要是死的多了,那也令人心疼啊!

    ……

    雅典

    陆军大臣惶恐的说“陛下,英国人以追击敌军为由,跨越了边界线,进入了我们的国界。这是前线的发来的文件,请示该怎么办。”

    奥托一世随手打飞了文件,该怎么办?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问么?当然什么也不办了。

    挡住英国人,他们没有那个实力。帮英国人追击溃兵,那更加不可能,希腊政府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让各地政府想办法,把逃回来的士兵都藏匿起来。不行就往后方送,必须要小心行事,不能让英国人抓住把柄。”奥托一世下令道

    到了这一步,不付出代价是不行的了。从政治上来说,英国人的做法,实际上还给他脱身的机会。

    大英帝国是海洋霸主、顶尖列强,输给了他们总比输给奥斯曼人更加能够让民众们接受。

    这不是政府不努力,实在是敌人太强大。

    如果奥托一世不要脸一点儿,还可以吹嘘他们打奥斯曼帝国是如何势如破竹的,没有想到会遭到英国人的卑鄙偷袭,所以才输了,这完是非战之罪。

    至于会不会造成民间反英浪潮,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自从上一次英希冲突过后,两国的关系就没有好过,再增加一笔想必也无妨。

    外交大臣提醒道“陛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近东战争的结果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英队进入了希腊半岛,现在我们已经丧失了选择权,必须要考虑善后问题了。”

    尽管他们对俄国人有信心,可是英国人已经来了,要是再不想办法,不等俄国人赢得胜利,他们就先要变成流亡政府了。

    想到了这里奥托一世就头疼了,本家才刚刚从巴伐利亚王国被赶了出来,要不是奥地利注意吃相交换了伦巴第王国王位,现在就是流亡政府了。

    现在家族的资源都投入到了伦巴第王国,可没有精力再来支援他。这么多年的纯投入,看不到回报,家族中很多人都不满了。

    历史上,奥托一世退位过后,让巴伐利亚王室派人接任王位,结果他的兄弟、侄子都不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才轮到了乔治一世。

    没有外力支持,他面临的问题比历史上更加麻烦,一个不好就要被英国人赶下台。

    徘徊了几步,奥托一世开口说道“外交部派人和英国人秘密谈判吧,现在的情况只能止损了。

    同时派人接触一下俄国人、法国人、奥地利人,想必他们也不愿意看到英国人一家独大,现在我们需要他们的外交支持。”

    “是,陛下!”外交大臣回答道

    现在是列强的时代,没有列强的支持,这次他们想要摆脱这次危机是难如登天。

    ……

    事实证明,奥托一世的判断是准确的。希腊王国虽然实力不济、经济不发达、资源不丰富,本身也没有太大的利益,但是他们的地理位置好。

    俄国人无法容忍英国人主宰这里,挡住他们进入地中海的道路;法国人也不想看到英国人在近东地区扩张势力,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奥地利就更不用说了,出了亚得里亚海就是希腊,让英国人在这里做大了,同样也威胁到了奥地利的海上安。

    ……

    维也纳

    接到希腊政府的求助之后,弗朗茨就决定要干预英国人在希腊的行动,怎么干预就成了问题。

    武力干涉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把奥地利陆军派过去,海军就算了,奥地利海军还不够格。

    梅特涅提议道“陛下,这次我们可以和法国人联手,拿破仑三世也不会愿意看着英国人夺权他们利益的。

    在地中海地区,只要我们两国达成了一致,英国人也无法不可能无视。”

    没错,法奥海军绑在一起也不可能是英国人的对手,但是英国人的殖民地多,海军驻守的地区自然也多。

    相比之下,奥地利海军就部窝在地中海,是地中海仅次于英法的海军力量。法奥两国在地中海的海军力量加起来,又超过了英国人。

    实力就是话语权,纵使英国人是海洋霸主,也无法无视奥法两国共同的意志。

    历史上希腊王国存在下来,就是利用了各国之间的矛盾,现在奥托一世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可以说国际政治,上午在这个问题上大家是盟友,下午在家另一个问题上大家又变成了敌人。

    完没有利益冲突的盟友,在这个时代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决定盟友关系的核心因素,主要是看相互之间利益大还是矛盾大。

    弗朗茨想了想说“先和法国谈谈吧,看看他们想要什么。希腊国内的利益不值得一提,我们不用要求什么,只要不让英国人完控制希腊就行了。”

    无欲无求,这就是弗朗茨对希腊的态度。原因非常的简单,抛开战略上的因素不提,历史上在希腊投资的各国部都亏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希腊王国马上就要因为财政困难,无力支付各国贷款,然后被各国托管了一段时间他们的财政。

    这还不是一次两次,这个小弟谁收了,谁就要给他们贷款,让他们维持下去。

    英法那种金融占主导的国家,这种生意他们还可以做,资本家可以利用各种手段筹集资金,从中谋取利益,最后就算是贷款、债券还不上,也只是普通民众倒霉,他们提前就获得了足够的利益。

    奥地利却无法这么玩儿,国内没有足够多的闲散资金,去参加这种投机活动。金融集团敢这么玩儿,维也纳政府就第一个不答应。

    这些资金用来发展国内,可比拿去收买希腊人要合算的多。在发展自身的理念下,奥地利金融资本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就显得非常低调。

    不低调也不行,和英法财团相比,奥地利国内的金融集团财力还是太弱了。要是太活跃,搞不好落入陷阱中,就被人家一口给吞了。

    自从西进战略结束过后,维也纳政府就在缓和同欧洲各国的关系。

    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大家外交关系恢复的自然很快。尤其是小国,只要维也纳政府抛出橄榄枝,相互之间的关系马上就缓和了下来。

    在国际外交上如果记仇的话,那么恭喜你,不久的将来,世界都是你的敌人。

    包括德意志联邦帝国的主导权问题,实际上都是英奥两国妥协的结果,要是两国争执不休,也不可能那么快就选出皇帝来。

    现在修复法奥关系,又成了外交部工作的重点,估计巴黎政府也会做出差不多的决定。无他,利益尔!

    不要看拿破仑三世一贯都执行的是亲英政策,就认为英法是盟友了,实际上他们只是在对付俄国人的时候是盟友。

    在大多数时间,英法都站在了对立面。英国人是世界第一海军强国,法国人是世界第二海军强国,并且双方的实力差距也并没有后世那么大,法国海军拥有皇家海军六七层的实力。

    这个数字已经足以让老大打压老二了,加上双方海外殖民地上的冲突,英法矛盾也不是一星半点儿。只不过毛熊拉仇恨的能力太强大了,直接把英法矛盾都给掩盖了过去。

    在这种背景下,历史上克里米亚战场上占到了便宜过后,拿破仑三世马上就和俄国人谈判,丝毫没有顾及英国盟友的感受,就是因为法国人需要俄国人牵制约翰牛。

    复杂的国际关系,令弗朗茨很头疼。在走出去开辟海外殖民地前,奥地利和各国基本上都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

    这一步踏了出去,情况就马上不一样了。和殖民地国家发生冲突是早晚的事情,怎么处理这些关系,就是奥地利外交部面临最大的难题。

    从方面来说,英国人还做了一件好事。尽管他们是为了避免欧洲大陆战争爆发,担心错过了遏制俄国人的机会,可是德意志联邦帝国的建立,还避免了法奥两国的直接冲突。

    甭管这个缓冲的力度有多大,有这个缓冲存在,在法奥两国政府都不用直面对方的军事压力。

    弗朗茨忌惮法国人,拿破仑三世又何尝不忌惮奥地利呢?明面上两个大国的实力可是势均力敌,西欧和中南欧形成了平衡。

    平衡意味着稳定,在没有足够的利益出现前,无论是巴黎、还是维也纳都不会冒然打破这种平衡。

    法国人想要在外面扩张殖民地,那么势必要增加海军上的投入,为了本土安,缓和同奥地利的关系是必然的选择。

    同样想要加入这场盛宴的维也纳政府,为了自身的安,也必须要缓和两国之间的关系。

    在这种背景下,法奥两国关系升温就成为了必然。而联手调停希腊问题,又为两国关系创造了一个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