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学 > 穿越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九十六章、战争借口
    随着弗朗茨的一声令下,巴伐利亚就热闹了起来。

    费利克斯首相在慕尼黑演讲还是有作用的,巴伐利亚的年轻一代大都被套路了,一个个都在思考德意志地区该如何统一。

    这一想就出问题了。以他们的社会阅历,根本就不能够面考虑问题,看问题非常容易走极端。

    如果没有人带节奏也就算了,可惜早有准备的弗朗茨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呢?

    一个个专家学者纷纷跳出来发表意见,抨击巴伐利亚政府当权者为了自己的利益,正在破坏德意志地区的统一。

    在大多数人看来,重建神罗不是最好的选择,却是最适合的选择,当和平统一的路被堵死了,就只剩下武力统一了。

    或许有人渴望在战争中建功立业,但这绝对不是内战。

    受费利克斯首相演讲的影响,这些自诩精英阶层的学生们忍受不住了,他们认为自己应该为国家统一做点儿什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政府乱来。

    游行示威,这种有意义的活动,就被他们当做发出自己声音的最佳方式。

    大家都是知识分子,就算是游行也能找到法理依据,前任国王路德维希退位前发表了演讲,就成为了大家的旗帜。

    (受大革命影响路德维希退位,为了收拢民心,他公开表示王室将致力于德意志地区的统一)

    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头疼了,这颗政治炸弹引爆了。即便是欧洲没有祖宗家法不可变的说法,但是老国王退位前的言论,同样拥有政治效力。

    现在大家要国王出来给个说法,既然王室致力于德意志地区的统一,那么现在政府背道而驰的做法,又做何解释呢?

    受到质问的不光是国王,内阁大臣也遭到了国民的质问。大家的态度很明确,反对建立神罗可以,但是你总得拿出一个德意志统一的计划方案吧?

    不管可不可行,起码要能够在理论上说服大家,获得大部分人的认可。

    马克西米利安二世焦急的问道“诸位现在怎么办,外面的国民正等着我们答复?”

    他们不是没有准备,可是之前的应急预案,都是用来对付有人闹事的。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人没有闹事啊?

    这次参加游行示威的人群,质量可比平常要高的多,不在只是工人和学生,还有中产阶级、资本家、社会学者、贵族参与。

    覆盖面之广,涉及到了巴伐利亚王国的所有群体,就算是巴伐利亚政府怀疑这是有人组织的,他们手中没有证据,也不敢轻举妄动。

    大革命才刚刚过去不久,大家都心有余悸,不敢乱来,生怕引起了社会动荡。

    首相奥古斯特回答道“陛下,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拿出一套德意志统一方案来,尽可能的说服民众。”

    实际上现在整个德意志地区,各个邦国政府都在准备自己的统一方案,既然要反对重建神罗,必然就要有新的代替品。

    不然就是费利克斯抨击的那样,“整天不干实事,就知道为了反对而反对”。

    “首相,有什么想法?”马克西米利安二世问道

    奥古斯特回答道“陛下,我们可以改变一下之前的计划,把三国内阁计划重新改头换面就行了。

    理由还是一样德意志地区的邦国太多了,要是大家一起参与进决策中,天天就剩下吵架了。

    最佳选择是由巴伐利亚代替诸多小邦国,在中央政府中和奥地利普鲁士形成一个平衡,共同主宰这个帝国。

    当然这个提议,肯定不可能获得别的邦国支持,但是用来说服国民确是可行的,巴伐利亚可以获得最大的好处。

    只要奥地利人能够接受组建三国内阁,我们就支持重建神圣罗马帝国。”

    犹豫了一下,马克西米利安二世下定了决心,说“好,就这么办。”

    这么做会得罪小邦国,可是两权相害取其轻。得罪了这些小邦国,也无非是抗议几句而已,要是不给国内民众一个交代,就要影响统治基础了。

    自从获得列强的支持后,巴伐利亚政府的胆子就大了很多。如果不是普奥太强了一点儿,他们都想要武力统一德意志众多小邦国了。

    况且,这次巴伐利亚政府还为大家出了头,粉碎了奥地利的神罗计划,就算是现在口号喊过分了一点儿,想必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

    185年月4日,英法就点燃了克里米亚战争,一出手就打乱了俄国人的部署。

    英国人的战略没有错,沙皇政府真的在疲于奔命了。新增一条战线过后,巴尔干半岛上俄军的后勤补给都落到了奥地利身上。

    令联军惊喜的是,投入到克里米亚战争中的俄军,不但战斗力低下,就连武器装备也烂的出奇,完可以算得上是叫花子军队。

    没有办法,沙皇政府也很无奈。俄军的精锐部队,大都填了巴尔干战场,要不也去了高加索战场,剩下的都是二线部队,或者是预备役部队。

    训练不够、武器装备不行,战斗一爆发,俄国人自然就吃了大亏。要不是克里米亚战争的地形、气候,坑苦了不适应的联军,现在就双方分出了胜负。

    维也纳

    财政大臣卡尔沉声说“陛下,俄国人再次向我们申请贷款,沙皇政府的债券销售在市场上遇冷,绝大部分投资者都担心他们会违约。”

    弗朗茨都懒得吐槽俄国人了,信誉差到这个地步,也没有谁了。就算是拿出了抵押品,投资者都担心他们违约。

    这还不是杞人忧天,毛熊是有先例的。普通债务赖账就算了,就连有抵押品的债务,他们同样可以制造借口赖账。

    比如说抵押了矿场,他们可以专门针对这座矿征收乱七八糟的税收,逼投资者自己退出去。

    又比如说抵押了税款,结果就让债主自己去收,前提条件是你能够收的上来。

    ……

    祖宗做的孽,现在了轮到尼古拉一世还了。血淋淋的教训太多,搞的现在资本市场对他们还是心有余悸。

    即便是尼古拉一世在努力恢复信誉,依然是于事无补。没有几代人的努力,他们的信用很难令市场所接受。

    看看欧洲各国都在发行纸币,唯独他们还在直接使用金银做货币就知道了,不光是国际市场上缺乏信誉,就连国内的资本市场一样怀疑沙皇政府的信誉。

    弗朗茨毫不犹豫的说“告诉俄国人,我们的财政也非常困难,无力给他们巨额贷款,建议他们去中立国的资本市场试试。”

    他是怕了,俄国人前前后后已经从奥地利借出了202亿盾,其中政府贷款1亿盾,民间借款7200万盾,弗朗茨的皇家银行就发放了500万盾巨额贷款。

    当然政府贷款,都是超低利息。民间贷款自然是跟着市场规律走,遇到沙皇政府这种信誉不好的商业伙伴,月息低于07不考虑。

    把乱七八糟的手续费扣完,俄国人要支付的利息,实际上已经超过了月息1。

    不要觉得这是高利贷,就算是这样的利息,肯借钱给俄国人的财团都很少。

    高风险对应着高收益,如果不是这些钱规定只能在奥地利使用,这些贷款根本就批不下来。

    一些民间借贷,还有其他的附加条件,比如说指定这些钱用来购买某个公司的产品,又比如说……

    自然而然,沙皇政府就热衷于找奥地利政府要贷款了。民间贷款利息高不说,限制条件还有一大堆,沙皇政府自然是受不了的。

    就算是有俄国人兜底,弗朗茨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印票子,谁知道近东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万一提前了怎么办?

    到时候,奥地利没有积攒起足够的资本,经济危机又爆发了,拿到贷款的俄国人,还有可能变成抄底者。

    利益面前,该防备的还是要防备。基本上要俄国人向奥地利输入了一定量的金银,可以保证不发生货币贬值,弗朗茨才敢放贷款。

    弗朗茨承认,自己是一名保守主义者,对经济上的问题也是一窍不通。可是国家不同于企业,国家需要的是稳步发展,而不是快速爆发。

    梅特涅开口说“陛下,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稳住俄国人,可以先帮他们兜售一批债券应急,夏税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俄国人应该可以回一口血。

    巴伐利亚政府自己走上了绝路,现在只需要时间发酵,我们的人只要推上一把,他们就完蛋了。”

    要坑巴伐利亚政府可不容易,奥地利搞出了很多巨坑等他们跳,结果大都被他们给避过了。

    比如说巴伐利亚政府镇压游行示威的人群,奥地利就可以用巴伐利亚政府迫害民族主义人士,企图分裂德意志地区的罪名进行干涉。

    连宣战都不用,奥地利的军队就可以出现在慕尼黑的街上,甚至还是被人迎进去的。

    显然,巴伐利亚政府不傻,就算是不知道奥地利想要对他们动手,也知道武力镇压会动摇统治基础。

    结果这个坑没有跳,他们自己又挖坑埋了自己。表面上看来得罪了这些小邦国不算啥,反正他们也只是在家喊喊口号。

    可是奥地利推波助澜就不一样了,这些邦国的政府能够冷静,可是民众却无法冷静。

    按照的奥地利的计划,他们好歹也是神罗的股东之一,都是国家的主人;按照巴伐利亚的计划他们就成为了股民,名义上也是股东,却没有参加决策的资格,甚至连分红权都被剥夺了。

    这种情况,他们不生气才怪。只要他们一赌气,奥地利对巴伐利亚动手的时候,他们就会反对,普通民众的反对,无疑会让这些小邦国政府产生犹豫。

    只要第一时间他们没有出兵帮忙,巴伐利亚王国就扛不住第一波,后面造成了奥地利吞并巴伐利亚的既定事实,大家想要参合就晚了。

    没有了巴伐利亚王国,这些小邦国就要直面奥地利,他们的实力有限,根本不具备反抗奥地利的实力了,人心士气散了,后面的问题就好办了。

    德意志这些小邦国看起来不起眼,要是联合了起来,他们的实力也不弱。

    三四十万军队还是能够拿出来的,再加上一个普鲁士王国,如果不能迅速各个击破,一旦陷入了僵局,那么这次计划就失败了。

    因此政治伪装就非常的重要,不说把各国政府忽悠过来,只要他们迟疑一下,让奥地利打掉了巴伐利亚,就大局已定了。

    表面上看,奥地利政府现在可是和平统一派占主导,反对德意志统一派紧随其后,至于主张武力统一德意志地区的声音,不到下面去根本就听不到。

    从政治上分析,无论怎么看,奥地利政府都没有采取军事行动的动机,也不具备做出这种决策的条件。

    某种程度上来说,政客的政治立场将影响到国家的决策,就如同主张废奴的林肯当选,美国内战就被引爆了。

    如果奥地利政府是主战派在台上,德意志地区各邦国都会警惕万分,就像现在大家警惕普鲁士王国一样。

    即便是他们的实力还比不上奥地利,可是他们的首相都是军方出身,一个标准的强硬派,给大家的感受就是威胁。

    弗朗茨从善如流的说“那好,先帮俄国人顶住这一波,后面他们应该又要收战争税了,想必今年沙皇政府是不会再缺钱了。”

    战争税是欧洲独特的税种,在近代以前,君主们发起战争的资金,通常就是来自战争税。

    现在奥地利也存在着战争税,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弗朗茨是不会收的。收了钱就不能打败仗,不然后果会非常严重。

    拉德斯基元帅提醒道“陛下,现在该制造战争借口了,分化瓦解德意志邦国的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可以了,再来就过犹不及了。”

    弗朗茨想了想说“按照计划行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