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学 > 穿越小说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一百零七章、暗藏杀机
    巴黎

    185年8月28日,万众期待的谈判开起了,各国代表齐聚一堂,包括德意志众多小邦国、自由市,也派代表来参加会议。

    会议室瞬间涌入了上百号人,搞得就和菜市场差不多,吵吵闹闹,几天功夫下来半点儿协议都没达成。

    9月2日,俄国外交大臣卡尔渥赛尔向大会提议道“诸位,这么吵下去,估计明年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达成协议,不如缩小一下参加会议的规模吧!”

    显然这是公关费发挥作用了,卡尔渥赛尔还是很有信用的,秉承着收钱办事的原则,这次提议就是五十万卢布换来的。

    当谈判僵持不下的时候,梅特涅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要是这么拖下去,早晚都是要出问题的,这对奥地利非常的不利。

    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奥地利出头排除各国代表的参加资格,有资格提出这个建议的,就剩下英法俄三国代表。

    英国人不用说,他们巴不得看奥地利的热闹;法国人也不好收买,在拿破仑三世的眼皮子底下,想搞小动作都难。

    就剩下卡尔渥赛尔可以收买了,反正有俄奥同盟在,沙皇政府一早就确定了在会议上支持奥地利。

    这个支持的幅度有多大,决定权就在卡尔渥赛尔手中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梅特涅自然是撒钱公关了。

    梅特涅冷冷的说“卡尔渥赛尔先生提议不错,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不相关的人,没有必要参加下面的谈判了。”

    对于这帮凑热闹的墙头草,他可没有任何好感,现在完是在给奥地利添乱。

    “好,后面的会议当事国参加就行了。”

    考虑了一下,外交大臣奥弗涅也表示了支持,这么拖下去对法兰西没有任何好处。

    三比一,英国外交大臣托马斯只能点头同意,他的时间也很宝贵,要是天天耗在这里,国内怎么办?

    在大国的共同意志下,参加会议的国家缩小到了15个,除了英法俄奥外,还有普鲁士、西班牙、比利时、瑞士、荷兰,加上即将被合并的南德意志邦国。

    这只是一个开始,在梅特涅的操纵下,9月5号会议规模再次缩小,德意志邦国丧失了参加会议的权利,在家等结果就行了。

    到了9月10日,随着这些小国陆续被踢出局,这个时候就只剩下英法俄奥西普六国了,颇有几分巴黎和会的意思。

    这个世界还是靠实力说话的,一场多国谈判,最后变成了英法俄奥西普的闭门会议。

    西班牙代表只是来打酱油的,只不过作为欧洲列强中的一员,他们还是拿到了会议参加权,发言权等于没有。

    真正决定最终结果的还是英法俄奥普五国,会议终于可以开始正常进行了。

    ……

    德意志地区,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北德意志分治的思想开始抬头,很多专家学者在报纸上发表文章,阐述“南北德意志分治”的可行性。

    那怕是最乐观的人,现在也不认为德意志地区有统一的可能性,没看普鲁士王国旗帜宣明的表示反对了么?

    北德意志地区还有两个邦国政府响应了普鲁士人的提议,认为奥地利破坏了德意志地区的和平稳定,要把他们踢出德意志地区。

    这个两个傻乎乎的德意志邦国政府,很快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国内民众喷的狗血淋头。

    如果不是普鲁士人出兵干预,他们就要变成共和国了。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后,剩下的德意志邦国政府都变得谨慎了起来。

    德意志地区的民族主义大部分还停留在嘴炮阶段,但是颠覆一两个小邦国的实力还是有的。

    不说别的,人家就靠嘴喷,都能喷的他们下不了台。

    德意志地区一共有9个邦国、加上一堆自由市组成,除开奥地利和普鲁士两个大邦国外,剩下的7个邦国和一堆自由市,共同占有了二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要是在把巴伐利亚、汉诺威、符腾堡、萨克森、黑森、巴登除外,剩下的三十多个邦国和自由市,就龟缩在四五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上。

    抛开丹麦占领的两公国不算,平均下来每个邦国、自由市的面积不足一千平方公里,平均人口不足十五万。

    政府的威慑力自然是不足了,一场乡村级叛乱,都可以颠覆一个政权,政府自然不敢违背民意。

    “南北德意志分治”的消息一传出来,舆论就炸锅了,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整个德意志地区都热闹了。

    慕尼黑大学内

    一名青年学生激动的说“不可能的,拜尔。现在除了南北德意志分治外,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外有欧洲各国的干预,内有普鲁士王国这个叛徒。在这种背景下,你居然想要强行统一德意志地区,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

    你简直就是疯了,一旦战争爆发,成千上万的德意志民众将要流离失所,伟大的德意志民族就会像波兰人一样沉沦。”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乏理想主义者,拜尔就是其中之一。

    拜尔针锋相对道“施泰因,不要大呼小叫。干涉联盟看起来强大,实际上真正有能力出兵干预德意志地区统一的,只有英法俄三国。

    现在三国矛盾重重,能够组成联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他们各自为战,我们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旁边一人讥讽道“没错,我们的确有一战之力,一战过后德意志民族就变成了历史,或者是学习普鲁士蛮子当叛徒,向敌人俯首称臣。”

    ……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战争,即便是德意志民族主义者,大部分人仍然希望可以和平统一。

    面对各国的联合干预,很多人都是有理智的,知道德意志联邦无力抗拒欧洲各国的共同意志,妥协就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南北德意志分治理论,与其说是奥地利政府在幕后推手,还不如说是这些理智派需要。

    在大统一无法实现的情况下,这是大家被迫选择的第二方案。

    在南德意志地区还好,南北分治过后,他们和奥地利合并,同样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大部分民众还可以接受。

    北德意志地区就不行了,没有喜欢叛徒,和普鲁士王国合并,很多人心里那道坎就过不去。

    其次,北德意志地区加在一起,也仅仅只是踏入了列强行列,距离真正的大国还有一定距离,这也不是他们想要的。

    在这种背景下,汉诺威王国又流传出来了一种新思想,瞬间在北德意志地区蔓延开来,还流入了南德意志地区。

    “踢出普奥两国,剩下的德意志邦国组成一个新的国家。”

    这个说法,在北德意志地区很有市场,不愿意和普鲁士王国合并的民众情愿加入这个新的国家。

    尽管这个国家建立起来仅仅只是一个中等国家,二十来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加上一千七八百万的人口,距离大家心目中的大国梦还很远。

    毫无疑问,这里面肯定有大英帝国的手笔。一旦德意志地区三足鼎立建立,无论是奥地利、还是普鲁士、又或者是这个新生的国家,都丧失了统一德意志地区的能力。

    这样的平衡体系下,欧洲大陆将变得更加稳定。在符合英国人利益的前提下,也免去了法国人的后顾之忧,就连俄国人都对这种体系非常的动心。

    这种理念早就有了,巴伐利亚政府就是三足鼎立的支持者,可惜这种思想,在德意志地区缺乏支持者,连巴伐利亚人都反对。

    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确定德意志地区无法统一后,又不想和普鲁士王国合并的北德意志邦国,变成了这种思想的拥护者。

    远在圣彼得堡的弗朗茨,还不知道约翰牛已经出手了,而且还是一击致命那种。

    有了民众基础的理论,就不仅仅只是一种理论思想了,还有可能变成现实。

    南德意志地区的民众未必支持这种论调,但是这些邦国政府就不一样了。跟着奥地利混,他们的话语权注定有限。

    话语权意味着利益,一群小邦国合并在了一起,谁也不能够一家独大,那必须要联邦制啊!

    联邦制国家,中央政府的权利注定了不可能太大,大家的利益都可以得到最大的保障。

    在利益的刺激下,这些小邦国政府不由自主的在国内宣扬这种理论,暗流在德意志地区涌动。

    巴登

    弗里德里希亲王正在犹豫,要不要加入英国人组织起来的联邦帝国,要是按照英国人的说法,加入了这个帝国他们将获得最大的利益。

    “诸位,英国人的提议,你们怎么看?”

    沉默了片刻功夫后,首相沃尔茨回答道“殿下,如果英国人的计划顺利事实,我们加入联邦帝国自然更加符合我们的利益。

    巴伐利亚王国还在奥地利的控制中,他们吐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新的联邦帝国建立起来,谁也不可能一家独大。我们和汉诺威、符腾堡、萨克森、黑森等国将共同主宰这个国家。

    只不过这里面的利益虽然巨大,可是潜在的风险也不小。

    新生的联邦帝国太弱了,无论是和奥地利比,还是和法兰西比,我们都非常的弱小,发展潜力恐怕还比不上普鲁士。

    万一欧洲平衡被打破,我们的麻烦就大了。除非英国人能够逼迫奥地利主动放弃新神圣罗马帝国,不然我们当了叛徒,未来肯定会遭到清算。”

    不要说未来了,现在就有可能被清算,奥地利就算是伸出一支手,都可以把巴登公国捏死,这才是他们犹豫的原因。

    外交大臣尼古劳斯想了想说“奥地利报复的问题好办,大不了我们公推一位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帝出来,就足以平息他们的怒火了。

    现在的问题是英国人能不能压服奥地利和普鲁士,如果他们办不到这一点,这个新生的联邦帝国永远都是只存在于理论上。”

    弗里德里希亲王点了点头,利益他想要,可是这里面的风险他不想背。万一英国人的计划失败了,恼羞成怒的奥地利政府废掉巴登王室的可能性高达九层九。

    和别的国王不同,路德维希二世就是一精神病,在民间的威望无限接近于零,大部分巴登民众都对这个大公没有感情。

    “既然如此,我们就直接回复英国人,他们的计划我们同意了,但是在巴黎会议做出最终决议前,我们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民间的宣传要注意一下,不要让人抓到把柄,这些思想都是民众自由传播的,不能和政府有半点儿关系。”弗里德里希亲王说道

    没有办法,小国的生存之道就是“墙头草”。英国人他们得罪不起,奥地利他们同样也惹不起,夹在两个大国之间想要捞取利益,就是在鸡蛋上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