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全职召唤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佑之城7
    白易把钥匙重新板正,虽然有些偏差,但锁并不是什么好锁。

    而为什么不直接暴力破门,是因为他已经决定把事情闹大到纠察处,普通人徒手拆门会引来怀疑。

    “哐……”

    门被打开,房东反射性的站起来,看到门口的白易。

    “回来了。”

    房东并没有被发现的心虚,反而很轻松拉着一件衣服盖在了小灵身上,道“你们家有个需要照顾的人还出去那么久,搞的我不得不上来上帮你看着,你就没想过她万一爬窗户边怎么办?”

    “这不是有防盗网嘛。”

    白易笑呵呵道。

    “那也得注意,一点都不操心,真不知道李梦怎么会让你来照顾。”

    房东继续道“这一栋楼都是我的,要是有人跳楼,影响最大的是我,下次注意,我再发现的话,你们就全部给我滚蛋,我倒要看看你们滚出去后,去哪里能找来这么便宜的房子。”

    房东的话中有威胁之意,同时提醒白易,只有自己这的房租最便宜。

    一个刚进入城内的幸存者,怎么和他这种有关系,有房子的原住民来掰手腕,只要有点脑子,就知道不能得罪他。

    看着房东有恃无恐的摸样,白易暗道,现在恶心的人真多啊。

    “好了,注意点,敢给我这带来麻烦,呵呵。否则我保证你们在城里都呆不……”

    房东的话被白易靠近打断,连忙声色俱厉道“你要干嘛!我跟纠察处跟这里的龙头帮……”

    “你真吵。”

    白易捏住了房东了脖子,拉倒餐桌边,拿起一个磁盘打碎塞入其嘴中,之后,目光落在房东的身体上,从手脚开始……

    披着衣服却没有遮住春光的小灵呆滞的望着这一幕,见到房东的手脚被白易慢慢碾断后,无神的眼睛中多出了一丝神采。

    或许在她失踪的三个月,就曾一次次的盼望祈求着有人能出现,打断调教者的骨头,拯救她出去,但她没有等到,最终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现在,与之前相同的遭遇,却因为白易的出现,有了不同的结局。

    “接下来打断他哪里?”

    白易动作不停,看着小灵道。

    他也注意到了小灵的神色变化。

    “不知……知道……”

    小灵喃喃道,说出了几个月以来第一句正常的话。

    “那没事,我动手,你看着。”

    白易回以笑脸,利用房子内的一切道具折磨着房东。

    自全球进化以后,即使是普通人抵抗力也有或多或少的增强,所以他丝毫不怕房东休克致死。

    至于流血过多致死,他很讲究,出血量极少。

    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房东接下来的时日都躺在床上,不能有丝毫举动。

    一直过了半小时,地板被血液渲染,白易白色上衣上也沾满了血液,无所谓的把血手在衣服上抹干,白易道“你在这呆着,我去联系纠察处自首。”

    说罢,白易下楼,用一楼的城内通讯电话拨通了纠察处,没等多久时间,负责该区域的纠察处成员就已经到了居民楼内。

    来的纠察处成员是两男一女,三人上了五楼,见到了房间内的场景后,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我们是正当防卫,他要对她用强,我阻止,却遭到了攻击,所以……”

    白易没有去自我介绍浪费时间,直接第一句说明了事情经过。

    虽然他能确定自己做的这件事不足以构成当场击杀,但保不准这个房东跟片区内的纠察有关系,直接按照他反抗,当场开枪。

    “所以你就弄碎了他全身骨头,这可不像正当防卫。”

    男纠察瞪着白易,地上的这个人全身塌陷,看上去极惨,另外他也认得出这人是城内的原住民,是被格外关注的人。

    “先带回纠察处再审,另外联系医疗队过来抢救,这个人是原住民,不能死。”

    另一男纠察开口,举枪示意白易抱头蹲下。

    双手被手铐铐上,白易简单试了下,确定自己的五倍力量可以轻松挣脱后老老实实的跟着三个纠察回纠察处。

    在车上,白易和小灵跟女纠察一起塞在后座,女纠察犹豫再三开口道“你说你是为了保护她?”

    观察下,她发现小灵并不是正常人,麻木的神情似乎预示着其遭遇过什么。

    “我们在一起住,保护她是应该的。”

    白易道。

    “恩,不过,唉。”

    女纠察叹了口气,问主副驾驶两人道“他有很大麻烦,是吧?”

    “不止是很大麻烦,受伤的那家伙是原住民,原住民很团结排外,他们组建势力的老大和城主吃过不下十次饭。”

    “要我说,这次他是凉凉了,现在跳车被枪毙都好过到了纠察处,要不然被原住民安排进研究所就有的受了。”

    副驾驶的男纠察开口道,他主要负责的就是这片区域,拿过原住民不少东西,自然对白易没有什么好印象。

    “够了,人家是自卫伤人,就算有惩罚,也不至于送去研究所。”

    女纠察不忍道,同是女子,小灵的麻木神情让她同情,连带着白易都让她心生同情。

    主副驾两个男纠察笑了,“你真以为这家伙是正当防卫?把人家全身骨头都打碎了,还能算正当防卫?我跟你说,末世已经九个月了,能逃进城里的人,没几个是简单的。”

    “我说你还是太小瞧原住民的凝聚力了,就这家伙做得事,铁定要被安排进研究所,哈哈……小子,跳车吗,跳车我就给你个痛快。”

    怎么现在的人说话都这么膈应?

    听着主副驾驶的冷嘲热讽,白易心中不自觉想到。

    c区的纠察处距离23街区并不远,汽车行驶没十分钟就到了纠察处的正门口,此时,正门口正停放着一辆白色牌照的豪华汽车。

    “这车……是副纠察长的车,大家整理下仪表,别被逮到典型了。”

    主驾驶的男纠察定睛看了眼汽车后,在车内交待道。

    “恩!”

    两个纠察应声,与白易同坐的女纠察看了眼白易小声道“你的运气不算差,副纠察长在这里,有他在,能保证你审讯的公正性。”

    城卫军和纠察处属于天佑之城官方的两个武装部门,城卫军主外防御外敌,纠察处主内管理四十万幸存者,虽然有正副纠察长一说,但两者间并不是直接的上下属关系,只是因为正纠察长负责a、b区,副纠察长负责c、d区。

    所以副纠察长的权力并不小,属于天佑之城真正的高层,足以受邀参加城主的每次晚宴了。

    “呵呵,副纠察长会管这屁事,即使他今天没事,以后可不一定,除非副纠察长说一句要保他,不过副纠察又不是他爹,嘿嘿……”

    副驾驶的男纠察听到女纠察的提醒后,嘲笑道。

    23街区是他主负责的,没少收到孝敬,但因为后座这小子的出现,以后的份子又少了一份不说,更重要的是他必须表态,让23街区交钱的房东们知道,自己收了钱,一定要管到底,一定会对伤害他们的人严惩。

    “够了,你过分了。”

    女纠察喝止,率先打车车门带着白易下车。

    纠察处大厅内,c区的纠察长张玉胜正热情的招待着自己的领头上司。

    容不得他不客气,要知道自己这位上司虽然平日都在a区的别墅内居住,并不怎么到城区的纠察处,但c、d两区,一千纠察员,二十个进化者,都是受自己这位上司直接调动的,这样的权力即使放在整个天佑之城,也属于实权高层了。

    “费哥,百乐门的已经有安排了,要不您今天跟我去捧个场?”

    张玉胜笑着道。

    天佑之城的官方职务并没有末世前那么严格,像去会所之类的都可以被摆在明面上。

    “你啊,我可没你这么自在,这几天城主因为伊县的事正头疼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召开紧急会议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a区保证会议不迟到吧。”

    费云无奈道。

    “谁让您是城主面前的大红人呢!会议缺您不行。”

    张玉胜恭维,同时又从费云的话中听出了什么,“您今天来是为了伊县的潜入者?”

    “恩,伊县现在越来越混乱,虽然各个势力限制幸存者外逃,但仍是有很多幸存者冒着危险,到咱们城里,这些人中一定混入了伊县的探子,得防着点啊。”

    费云感叹道。

    张玉胜连忙点头,三个月前他还没到这个位置上,就因为伊县的探子到这搞了场恐怖洗剂(故意错的),总死亡人数超过了一百,这个位置的原主人直接被去了帽子,他才顺势上位。

    所以张玉胜清楚知道城内对于伊县的敌视,以及对于伊县混过来的探子多重视。

    “这我知道,您都过来了,已经说明这次的严重性,您放心,我会重视的。从今天开始,我在纠察处弄个住处,别说百乐门了,就是吃喝拉撒我都不踏出半步。”

    张玉胜郑重道,他可不想重蹈上一任的覆辙。

    “恩,希望你不是开玩笑,你知道,一旦再出现上次的情况,我或许会受牵连,但你肯定保不住现在的位置。”

    费云很认真道。

    “是是,您放心。”

    张玉胜连连点头,他十分清楚当费云严肃起来时,事情绝对不会小。

    看来自己最近有的忙了。

    张玉胜心中哀叹,伊县的探子很难防备,真要是有心作乱,c区的纠察员再增加一倍都不行,自己之所以守在纠察处,一是能及时补救,二是做给上面看的,让上面知道自己已经倾尽全力,出事的时候从轻发落。

    “行了,我去d区了,d区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费云不再多呆,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恩,您路上慢点。”

    张玉胜连忙跟着起身送费云出门。

    两人走到了停车位上,出勤的纠察员正好走上台阶,费云看了看台阶上走着的人突然停下动作。

    时刻关注着自己上司的张玉胜发现了费云突然停下,看着纠察员的背影眉头皱起,陷入思考。

    “怎么费哥?”

    张玉胜询问道,费云没有回复,只是嘟囔道“好熟悉……难道是小易?”

    紧接着,费云让司机在车里等着,自己则带着张玉胜重新朝着纠察处走去。

    “送入7号审讯室吧,对了,你们审,我去联系下曹三哥,毕竟受害者跟他都是原住民,总要告诉一下。”

    男纠察道,说完,就掏出手机很熟悉地拨通了号码。

    “玛德,好好一个纠察员,却做起了原住民的狗。”

    另一个纠察员嫉妒道,那些原住民势力不小,出手大方,可惜他负责的区域跟他们没有牵扯,只能看着同事收钱眼红了。

    “赶紧进去!今天有个狗逮着你不放,你事情大了。”

    纠察员一把把白易推进审讯室,顺便把怒火宣泄在白易身上。

    此时的费云和张玉胜已经到了审讯室通道,见纠察员的粗鲁动作,眉头皱起,开口解释道“费哥,对待犯人必须强硬一点,才能让犯人老实开口。”

    只是费云并没有听其解释,径直朝着审讯室走去,张玉胜只好随着过去,心中期盼这几个纠察员最好别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没多少距离,两人在单面玻璃前驻足,费云脸上的措楞被时刻注意的张玉胜捕捉,随即,费云脸上的措楞转变为惊喜。

    “小易!”

    费云直接推开审讯室的门,激动地盯着白易道。

    突然进来的费云让男女纠察员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看到费云身后的纠察长张玉胜后,才惊觉起身,恭敬道“总纠察长好,纠察长好!”

    张玉胜摆摆手让两个纠察员退开,小心的观察着费云的表情。

    从费云激动的神情中,张玉胜已经知道了费云和这个犯人关系绝不简单,此刻心中只有糟糕两个字。

    “表哥?”

    白易的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不得不说,自从和剑蝶相处久后,他演什么像什么。

    “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小易!对了,姨妈她们还在吗?”

    费云丝毫不弱,脸上表情,目中神情控制的极为到位。

    “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提到了伤心处,白易眼圈发红。

    费云眼圈也跟着发红,愧疚道“对不起,我之前找过很多次,都没有找到你们,对不起……”

    ……

    随着被费云称呼作小易的男子开口,一旁的张玉胜只感到眼前一黑,看向两个纠察员时,双眼几乎冒火。

    在末世后,能遇上亲人相认这种事本是让人十分开心的,但张玉胜怎么也没想到这场亲人相认是在自己的审讯室中。

    张玉胜心中已经开始骂娘,或许自己这位上司亲人相认会高兴,但因为这个亲人被送进了审讯室,对自己肯定不会高兴。

    如果是寻常时候,他到不怕惹的上司不快,最多也就是被穿几次小鞋,但现在正是伊县探子随时都可能暴乱的时候,一旦事发,没有费云为他作保,他铁定得丢了现在的位置。

    更甚至费云念叨他几句不好,他一个进化者就可能被送入敢死队度过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