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学 > 科幻小说 > 蔚蓝世界里的提督 > 545 早餐
    n”萨拉托加一边操纵着自己的轰炸机编队,一边向身旁的企业说道。

    “坐标呢”企业也紧随其后。

    参与这一次轰炸的航母,只有萨拉托加和企业两位,剩下的几个人,都在赤城的带领下在莱雅岛附近开始了布防。根据之前约克城和蜃影的航空部队交手的情况来看,虽然这一次蜃影携带了具有战斗机属性的航空兵,但是攻击属性的飞机还是占据了巨大多数,所以航母们判断,蜃影们最主要的目标还是攻击,因此还是以岛屿防空为主。轰炸攻击则是为了辅助战列舰们的工作。

    萨拉托加同时也把敌人的坐标报告给了提尔比茨舰队。西弗吉尼亚虽然已经回到了岛上,除了马里兰以外,其他两位科罗拉多级的战列舰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但是这一次毕竟是时间紧迫的作战任务,低速战列舰的航速很明显不太适合去突袭。

    打了一夜游戏的提尔比茨被俾斯麦一把就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她的睡眼还有些朦胧,可爱风格的睡意带着她本人特有的粉红色以及褐色搭配的风格。

    “起来了,我们有作战任务了。”俾斯麦迅速地说道。

    “明白了”提尔比茨答应了下来,然后在俾斯麦的身上一蹭又睡了过去。

    ny主机很适合用来做炮弹,你觉得呢,欧根”俾斯麦提起了提尔比茨的家用主机。

    一秒钟之后,提尔比茨睁开了眼睛。

    三秒钟之后,提尔比茨站在了地上。

    三十秒钟之后,穿戴整齐的提尔比茨跟着俾斯麦走出了自己的小窝。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迅速,让之前过来执行“叫北宅起床”任务的欧根亲王满头冷汗。

    不过,既然已经让旗舰成功起床了,那么过程怎样的就完不需要去纠结了。

    欧根亲王很快将整支乌头岛舰队重新集结了起来,维内托早早便起了床,在那里悠闲地喝着咖啡,黎塞留更是在那里准备着法式早餐。

    “要吃长棍面包吗”黎塞留问维内托。

    “那不是武器吗”维内托下意识地说道。

    “那是冷掉之后。”黎塞留放弃了挣扎,然后纠正道,“现在是刚出炉的。”

    “那来一点吧。”维内托也正好饿了。

    黎塞留切了一段,然后从中间剖开,一分为二,在切面上抹上了黄油,问道“要夹些什么吗有培根和香肠,还有新鲜的鱼子酱。”

    “不是直接啃得吗”维内托还真的没怎么吃过长棍面包。

    “那也是一种吃法啦。”黎塞留道,然后将做好的“三明治”递给了维内托。

    “呜味道还不错。”维内托咬了一口,评价道。

    “那个”俾斯麦捂着额头,出现在了两人的身旁,“我在将作战方案的,能不能认真听一下啊。”

    “要来一点法棍面包吗凉了就不好吃了。”黎塞留指了指剩下的面包道。

    “我们在聊”

    “战争这种不浪漫的东西,很快就会结束的。”黎塞留欢颜地笑道,“面对敌人,只要将她们消灭就好,我们听从提尔比茨的安排就是了。”

    虽然黎塞留和维内托都是各自一方的大佬,但是这一次的作战毕竟是以提尔比茨为旗舰,她们两人也吃着北宅的buff,当然有些吃人嘴短了。

    “那就好。”俾斯麦放心道。

    “真的不来点吗凉了就不好吃了。”黎塞留没有放弃。

    “不了,我吃过早饭了。”

    “很好吃的。”维内托也推销着,不过她嘴上还在啃,显得更加有说服力。

    俾斯麦有些动摇,因为她觉得自己应该回去看管提尔比茨了,否则以欧根亲王的软性子,那家伙估计又开始玩她的“肥宅按按乐”了。

    “我这还有德式香肠哦。”黎塞留拿出了一个罐头。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啊。”俾斯麦笑道,“这可是好东西,我们那边也没多少了。”

    黎塞留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可能是你们当年没吃完的吧。”

    “内战时候的吗”俾斯麦拿起一看,日期是很久很久以前,那就没什么奇怪了,“还能吃吗”

    “应该可以吧”黎塞留也不是很确定。

    “可以吧”维内托也凑了过来,鉴别了一番,“胡德她们的咸牛肉就可以放很久啊。”

    “那是武器啊。”俾斯麦道。

    “法棍也是武器啊。”黎塞留明显已经放弃了挣扎。

    俾斯麦想了想,道“算了,太危险了,就算是舰娘也不能乱来。”

    “那下次留给黄江吃好了。”黎塞留感觉很可惜。

    “会死人的。”俾斯麦提醒道。

    “将军的话,没事吧”

    “应该没事。”维内托也这么觉得,“在港区的时候,他屯着的那一批合味道还没有吃完了,都早就过期了。”

    “要珍惜长官啊。”俾斯麦义正言辞地说道,“你们好歹是婚舰啊。”

    两位战列舰同时看向了俾斯麦。

    俾斯麦顿时脸颊绯红。

    黎塞留想了想,点了点头,对维内托道“确实是这个道理,留着给昆西吃吧”

    “昆西的话应该没有问题。”维内托再一次肯定道,“连墨oo尼的屁股都能够吃得下去,还有鲱鱼罐头。”

    “喂喂”俾斯麦抬起了手。

    “这么说的话,上一次还见昆西从皇家海军的仓库偷走了四桶皇家海军咸牛肉,我看胡德她们庆祝了三天。”黎塞留也说道。

    俾斯麦愈发无奈地说道“你们平时不要给昆西吃一些奇怪的东西啊。”

    “额,也不算很奇怪吧。”黎塞留越说越没有自信,“都是一些可以入口的东西应该。”

    “算了算了。”俾斯麦看了看天色,对剩下两位战列舰道,“萨拉托加那边应该已经轰炸的差不多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原来你还记得这件事情啊。”维内托吐槽道。

    俾斯麦一个踉跄“该说这个的应该是我吧”

    “我看你在旁边听得挺开心的啊。”黎塞留补了一刀。

    “知道要出征你们还聊得那么开心啊。”俾斯麦吐槽道。

    三位战列舰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岸边。提尔比茨与欧根亲王早在那里等候了多时。

    正如俾斯麦所想的,欧根果然没能阻止提尔比茨按按乐。

    萨拉托加此时传过来最新的坐标。

    “好了,我们差不多出发了。”俾斯麦看了一眼时间,道,“去问候一下我们的蜃影邻居。”

    维内托将舰装台上之前喝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道“希望她们能够喜欢381的糖果礼物。”